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的心事

花前漫步,轻声问月,心事飘逸

 
 
 

日志

 
 

心灵的月光  

2008-08-02 10:33:00|  分类: 一帘烟雨——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时自己正幼稚(四) - 雨润清荷 - 雨润清荷 

 

皎洁的心灵月光   

 

    我们校长学历虽然不高——叫什么“老三届”高中生,工作认真管理极严;学校规格虽然不高,教学流程极其规范;教师待遇虽然很低,敬业精神甚强;校舍虽然简陋,卫生检查的特勤。在代课的那段时间,经常是晚上开会、晚上教学研讨、晚上组织活动。

    我们村,实际上是由三个自然村组成,西面的村最大,村委会和唯一的商店都在西村,学校也坐落在西村的西北角。中间的村与西村几乎相连,而与东村之间有一条三华里的山路。东村最小,我就住在东村的东南,距学校有五华里。那时小村里有自行车的人家是凤毛麟角,绝大多数人家出门都是步行。

    中村与东村之间那条小路,一面傍山,一面临涧。路是土路,不足两米宽,上面不时的有碗口大小的石头突起。我们那里属于长白山区,路的两边多是茂密的森林、人高的荒草,间或也有那么两、三片农田,还有一片不小的墓地。因为东村只有十几户人家,所以这条路上白天的行人也很少。

    我每次晚上开完会都要独自走过这条山路。有月亮的夜晚还好,逢到阴天或月黑头,走在这条路上真的好象过鬼门关一样。不要说有坏人了,就是那密林中的野兽——老虎是罕见的了,黑瞎子(狗熊)和狼是有的,蛇很多,都够吓人的。还有那片墓地,每次经过那里,脑子里都会出现邻居大妈讲的抻着血红舌头的吊死鬼儿的形象,顿时全身的汗毛都会炸起来,脚下逃命一样的飞奔。

    每到这个时候,月光就成了心灵的保护神,那份依赖与期待,语言难以表达。

 

    有一个周末的晚上教学研讨完了,天阴得很厚,月亮被乌云遮得严严实实,夜黑得对面三步远的东西就看不清楚了。在中村与两位老师告别后,我独自走在这条山路上,四周寂静的连自己的呼吸听着都像火车的喘息;四周的树木没有了白日可爱的绿色,变得黑漆漆的,如怪物一般;冷不丁一声夜莺凄厉的叫声,能传出几里远,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一路上心跳得要蹦出体外似的,眼睛看不清,耳朵却特别灵,草丛中细微的声响被放大的像放炮一样震撼。不知道血是凝固了,还是在奔涌,只觉得头炸得很大,两腿的肌肉也高度紧张地做着很机械的运动,疾走如风。真是每一根神经都震颤不已。

    就在这时,路边树从中突然一声大响,呼地蹿出一物,似狼似豺,只见两道绿幽幽的逛从眼前闪过。天啊,那时我的心一定是蹦出了体外,就觉得一丝儿心跳也没有了,呼吸几乎都停止了,脊背上嗖嗖地冒着凉气,两腿酸软得坐在了地上,半点也动弹不得。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眼泪才夺眶而出。不知是怎么挪动的双脚,踉跄地走回家,一头扎在炕上,浑身就没有了知觉……

    一直倒在炕上三、四天,别说爬起来,连眼都睁不开,水米难进了。大夫却说看不出有什么毛病,妈妈急得团团转。邻居大妈说:“吓掉魂儿了,快去叫叫吧”,哥哥却不相信。

    校长几乎天天来看,并一个劲地给我妈妈赔不是:“是我粗心大意啊,对细月老师照顾不周,以后一定专门安排老师来送”。即使是这样,老校长也不肯说:“以后细月老师晚上可以不参加会了”。

    因为学生没人管,校长十分着急,来看的次数越多,没有办法,第五天,我头重脚轻的去上班了。

 

    虽然校长说晚上让别的老师送我回家,可是老师们都是开会到那么晚,劳累一天了,怎么好意思麻烦人家送呢?自此每当晚上开会,哥哥准会站在学校的院子里静候着,无论风暴雨狂,哥哥是风雨无阻。

    我的哥哥年长我十五岁,人长得很结实,练过拳脚的。哥哥还特别聪明,真的能过目不忘。只可惜那时家里贫困,他只能早早就下地干活了,没能上多少学。但是哥哥十分勤奋,读了许多的书,文学、哲学、医学、农学、史学、书法、绘画、音乐、美术、天文、地理——只要是能借到的书,哪怕是费尽周折,他也会借来读。虽然不精,但堪称博览群书。哥哥能填词作对,字写得还非常好,每到春节,找哥哥写对联的人都排长队。

    哥哥对我十分疼爱,小时候几乎是在哥哥的背上长大的。哥哥干活的空闲,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哥哥给我讲聊斋、说西游,高兴了,还会教我唱歌,我现在会唱的许多老歌都是跟哥哥学的。尤其是到了晚上,哥哥会坐在自己家的菜园里吹箫,我就依偎在哥哥身边听着,那悠扬、又略带苍凉的箫声在诉说着什么,我听不大懂,却十分着迷。有时候听累了,会睡在哥哥的膝盖上,哥哥就把抱我回家。

 

    长白山区有时十月份就下雪。这天晚上又开会,期中教学讲评,会拖延的时间比较长,我心里很着急,因为哥哥在外面等着呢。好不容易等到校长宣布散会,我就急不可耐地第一个冲出门来。啊,天下雪了,哥哥身上的雪花积了一寸多厚,他站在那里,好像一尊雕塑。我跑过去,借着办公室透出的昏暗灯光看到,哥哥睫毛上都结了冰粒。我的心一下子颤抖起来,眼泪也滴落在脸上,急忙抖动着双手捂住哥哥的脸,冰凉。

    哥哥用力地搓搓双手,在我的鼻子上刮了一下,笑着说:“老天下雪,小妹下雨啊!”。说完,牵着我的手往家里走。

    一路上还给我填了两首词“临江仙”和“鹧鸪天”,原句我记不得了,只记得一首是咏雪的,一首是颂月光的。

    我心里就想啊:以前晚上走夜路就盼着有月光相伴,现在有哥哥守护了,哥哥不比那一片皎洁的月光更令我的心灵感到亲切、温馨和安祥吗?

    哥哥,您就是我心灵的月光,您照亮了我一生的夜路。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