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的心事

花前漫步,轻声问月,心事飘逸

 
 
 

日志

 
 

追牵断线的风筝(一)  

2009-03-21 09:44:00|  分类: 一帘烟雨——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牵断线的风筝(一) - 雨润清荷 - 雨润清荷

 

 

一个意外的电话

 

    周一凌晨5点,电话铃响了。

    这是谁啊,这么早就打电话?心中有些不悦,真不想接电话。

    电话铃响了许久,我才睡眼惺忪地接起电话:“喂,哪位啊?”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的是一个急切的声音:“是清月吧,我是白山”。

    “白山,”我下意识地重复着这个名字。白山是远隔几千里外的一个少数民族同学,几年中并无往来,只在去年十月的同学会上见了一次面。

    “哦,您好,这么早打电话,有什么事吗?”好困啊,真的希望他快点挂断电话。

    “求您帮个忙,我失踪多日的妹妹刚刚打电话来,说她是被拐卖到你们省A市的一个农村。一直被捆绑着的,刚逃出来,身无分文,又不大会讲汉语,这怎么办啊?如果再被抓回去,那就很难再找到了,清月,你、你能不能帮帮她?”。

    听着白山紧张而急切地叙述,我睡意顿消,一跃而起……

    “您说什么?说清楚点啊”。

    以前听说过拐卖的事,可是那都像听故事一样,觉得很遥远。眼下这可不是故事,而是现实了,并且要我去解救。现在轮到我紧张了,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啊。

    “好的,你别急,把与她联系的方式告诉我,我去帮她啊”。尽管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她,却不加思索地满口答应了。

    怎么才能帮她呢?对,跟她联系上,去接她来,再把她送上回家去的火车,就万事大吉了。

    虽说觉得并不复杂,但还是心里没底,赶快拨通了一位在公安工作的朋友天宇的电话,把情况和想法跟他一说,睡意未消的天宇却很职业地清醒起来,十分警觉的提醒我:

    “千万别大意啊,提防是一个圈套。”

    “圈套?能是什么圈套?”我不解地问?

    “我现在也说不清楚,只是感觉不会那么简单。”天宇若有所思。

    “那怎么办啊?我都答应人家了。”我心里真的很着急了。

    “报警!请求当地警察帮助解救。”

    “可是我同学说不能报警的。”

    “为什么?他说原因了吗?”

    “没有,他只说报警就会更麻烦了。”

    “我就说不会那么简单吧!就那买方也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自己去太危险了。”天宇的怀疑好像得到了证实。

    我的心有点发毛了,七上八下起来。真想求天宇帮帮我,又不好意思开口,知道他那工作是身不由己的,怎好让他作难。一时竟语塞了。

    “这样吧,我上午要开会,下午若没有要紧事就陪你去一趟。”天宇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

    “太好了,那就麻烦您一趟吧。”我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心里一下子就轻松了很多,一点都没有跟天宇客气,生怕一客气,他就会改变主意。

    正逢周一,我上班后也要开大会,并且是由我负责传达上级“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的部署——这可是政治任务啊,全体人员到会,我不敢怠慢。

    心神不宁地开完会,一看好几个未接电话,其中有几个是白山打来的,有一个是天宇的电话。

    赶紧给白山回话,想进一步问问情况,可是白山虽心急如焚,却说不出更多有价值的信息,只反复地说:“妹妹白玉吓得不行了,一个劲儿地哭,说再不救她就死定了。”求我尽快帮帮白玉。

    又急忙给天宇打电话,没接。再打,关机了。在玩什么把戏啊,急死人了。

    半小时后,天宇回来电话说:有紧急任务,不能陪我去了。

    腾,急火一下子就撞上了顶梁。算了,我自己去。

    一气之下,心急火燎地上了路……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