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的心事

花前漫步,轻声问月,心事飘逸

 
 
 

日志

 
 

那足足一千天的跋涉  

2009-04-25 01:17:00|  分类: 一帘烟雨——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足足一千天的跋涉 - 雨润清荷 - 雨润清荷

 

那足足一千天的跋涉

 

    最近跟朋友聊天,说起童年时的一个小姐妹,十分感慨,也十分想念,所以就想写写她。

 

    我要说的这个小姐妹名叫春艳。我们两家是一路之隔的前后邻居,我俩从小一起长大,她比我小三个多月。我们是同一年上学的,但是我比她高一个年级——因为我直接就上了二年级,她上的是一年级。小学校离我们家有五里山路,我们上学一起走,放学一起来,除了上课,我们是形影不离,就连我们的两个班主任老师都经常打趣儿:“春艳一打伞儿,清月就离不远儿”。

    直到后来,我去了父亲工作的城市上高中,她去了我们镇上的高中。

    我们那里是长白山区,村庄小而稀疏,镇上离我们村十五里山路,中间除了山峰就是谷底,一个村子也没有。山路陡峭崎岖,路面石块凸凹,别说村里很少有自行车,就是有,那路也没办法骑车。

    那时的山村还很穷啊,别说女孩子了,就是男孩子能上到高中的也很少。春艳之所以能上高中,是因为看到我在上高中,她也就不甘心辍学。当家里让她退学时,她不知道哭闹了多少场儿,最后竟以绝食抗争,父母只得让步了,她才得以上高中。可是上学的路上几乎是没有伴儿的。春艳,一年四季都是独自一人走在这条山路上的。

    春艳很要强,从不迟到、早退。早自习七点半开始,她每天五点多就起床,六点是一定要走出家门的,一路疾走加小跑,一个半小时赶去自习,风雨无阻。

    夏天的天长还好说,就是一个辛苦呗。到了冬天,长白山区那大雪,您是没见到啊,下起来,大白天对面五尺不见人,几个小时后,就能下得雪没过膝盖,这时别说是黑夜,就是白天在这莽莽林海之中,也分不清哪是沟壑,哪是路啊。

    我们那里的冬天,早上七点天刚明,下午四点半就黑透了,可是春艳下午五点才放学。漆黑的夜晚,她独自一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在这崎岖难行的山路上,要摸着黑在山里走一个半小时啊。

    山里老虎是极少了,狗熊、狼和狐狸是真有的。也别说这些猛兽了,在这黑漆漆、静得令人发毛的山林里,就是突然飞起一只乌鸦也足以吓得人打个寒战啊。这些咱都不说了,还有那零下40°——平时也是零下34、5°的严寒呢,一路走来雪灌进鞋里又被脚融化了,等到家后脱下棉鞋时,鞋里面、脚跟凹陷处能掏出一个山鸡蛋大小的冰疙瘩来。这是真的,一点儿都不是玄虚。
    春艳,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儿(在城市里,这么大的女孩子,大白天考个试,都要父母给提着书包护送到考场的),三年,足足的一千天哪!她往返在这条十五里长的山路上,到底遇了多少险,摔了多少跤,出了多少汗,流了多少泪,是不是还流过血,我不知道,我只感叹:这是什么样的胆量?什么样的毅力?又是怎样的执着啊?

    每思及此,我心中都有着一种震撼,都会自愧不如,真的打心眼里敬佩她——春艳!  
    正是因为她这三年无法想象的艰难跋涉,才使她成为山村里飞出的金凤凰。后来这个农村小丫头儿,靠着自己的出色表现,被市房管局录用了。多么不易,多么难得啊!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