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的心事

花前漫步,轻声问月,心事飘逸

 
 
 

日志

 
 

追牵断线的风筝(五)  

2009-04-09 10:12:00|  分类: 一帘烟雨——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牵断线的风筝(五) - 雨润清荷 - 雨润清荷

 

 

静静地目送着列车远去

 

    七点了,夜已经黑透了,这座不大的城市也已经不再喧闹,城北郊外的路上,行人开始减少,路灯幽幽地透着一种迷蒙的昏黄,更渲染了夜的神秘。

    又看到了天宇那熟悉的身影,他上中等个儿,黑黝黝的方脸棱角分明,一双深邃的明眸炯炯有神,什么时候看了,都会让人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干练与精力充沛。

    “情况怎么样?”天宇的话也一向都是这么简练。

    “白玉还没……”我正要说话,手机铃声响了,是老板娘打来的。

    “那闺女回来了。”

    “哦,是吗?太好了!请您留住她,千万不要让她再走了,我马上就到。”我一下子兴奋起来,都有点眉飞色舞了。

    “天宇,白玉回到话吧了。”我难掩心中的喜悦。

    出人意料的,天宇却一点高兴的意思都没有,竟然没作声。

    “天宇,白玉回来了,您听见了吗?”

    “听到了。我在想:白玉在这里谁都不认识,那么这十几个小时她去了哪里?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里面有什么事?”这天宇又犯了职业病。

    “那我们该怎么做?”我不以为然,却不敢违拗天宇——他可是内行啊。

    天宇叫来司机田大哥,叮嘱着:“这样吧,田大哥把车停在距话吧200米以外,一定调好头,不要熄火,坐在车里准备好,白玉一上车立即离开,一刻也不要等。”

    “清月坐我的车(警车),车开到话吧门口,调回头后,我们俩进去,你接上白玉,赶紧坐你的车先走,行动要快。我在后面给老板娘结清白玉的话费和吃人家的饭钱,就去追你们,咱们在高速路入口处会合。”天宇像司令长官一样地指挥着我们,部署着“营救”行动,简明、周全、滴水不漏,真的很佩服他。

    天宇这么一布置,我还真的有点紧张了,不敢怠慢,只得跟田大哥一起乖乖地依计而行。

 

    天宇的车开到了话吧门前,调过头来,天宇先下车,一双很机警的眼睛,很职业地四周扫视了一遍,然后开车门让我下来,我在前他在后,走向话吧,老板娘已迎出门来。

    “大姐,非常感谢您收留白玉,她在哪里?”我迫不及待地问着。

    “就在里面。”老板娘转身进屋,我抬脚就要跟进去,天宇却一个箭步抢在到了前面,把我挡在了他的身后,那动作敏捷得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老板娘拉开一道布帘,一个女孩儿在里面的小床边刚站起来,却又满眼惊恐地卷缩到了布帘的后面,浑身抖作一团。

    我正心中不解,老板娘指着天宇说:“她看到你穿的这身警服了,不敢出来。”

    我赶紧拨通了白山的电话:“白山,我找到了白玉,您跟她说:让她马上跟我走。”

    然后请老板娘把手机递给了白玉。

    白玉听完手机,走出来。

    天宇一声低吼:“快走!”

    我顾不得端详白玉,拉起她的手一边往外走,一边对老板娘说:

    “谢谢大姐啊,我朋友马上就把白玉的饭钱和话费给您。”真心地感激这位好心人。

    “没几个钱儿,不要了。”身后传来老板娘朴实而又温暖的话语。

    我和白玉一上车,田大哥就按照天宇的吩咐,加足了油门,一阵疾驰……

    回头间,天宇的车已经跟在我们后面了。

    到了高速入口处,我问天宇:“您怎么这么快?”

    “放下一百元钱就走呗,还等着找钱啊?”嘿,他倒利索。

    “天宇,您还没吃晚饭,找个地方吃点饭吧。”心中觉得天宇真是很够朋友。

    “别啰嗦了,快走吧,回去吃也不晚。”

 

    上了高速,给白山报个平安:“白山,白玉已经在我们的车上了,我们正往回赶,您放心吧。”

    “清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啊。你等等,我父母要跟你说话……”白山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清月吗?太感谢你了,感谢你救了金玉。”金玉?不是白玉吗?

    “伯父,您别客气,我该做的。”

    “孩子啊,你是好人,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啊。”老太太已哽咽地说不出话来。

    “伯母,别这么说。您也别着急,明天我就把白玉给您送回去。”

    手机递给白玉:“跟你父母说句话吧。”

     这个电话白玉打了28分钟,开始是哭,后来是笑。说的什么,我是一句也没听懂。

    “清月,不好意思,我妹妹怕一直在话吧里会有人找到她,所以就去郊外的山林里坐了一整天,回来晚了,让你等这么久……”白山又接着唠叨起来。

    哦,原来是这样?白玉这小丫头,心眼还真不少,可是她小小年纪忍饥挨饿、提心吊胆的十多个小时,该有多漫长、多难熬啊。

    一路上,白玉一句话也不说,我跟她说话,她也只是摇摇头;给她水喝,她接过去,然后友好地对我笑笑。

    还别说,这一笑真的很动人,洁白的牙齿,月牙儿一般的笑眼,长长的睫毛,乌黑的长发,她那个民族特有的脸型,脸色虽有些苍白,却掩饰不住那青春的妩媚。苗条的身材,月白色的棉衣不算旧,却已经很脏了,毛领都打了卷儿。

    白玉挂断电话不久就斜倚在靠背上睡去,还有了轻微的鼾声。

    她是真的累了,还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担惊受怕的夜晚,煎熬的难以入睡。真是让人心疼,想到此,把一件外衣轻轻地给她盖上,深怕惊醒了她。

    望着她,我心里的疑团难解。为什么她“父亲”叫她金玉?为什么父母都会说汉语,她年纪轻轻却不会说?真是一个谜一样的女孩儿。

 

    途中吃了饭,到家已经近午夜了。赶忙给白玉准备好了淋浴,又找出我的衣服,衬衣、毛衫、棉衣,里里外外给她换了一个遍。

    翌日托人买了一张票,中午十二点五十分把白玉送上了火车,放下给她买的面包、火腿、水果、方便面等车上吃的东西,又塞给她200元钱,以备急用。

    然后去找乘务员:“老师,请您多关照一下这个不大会说汉语的姑娘,尤其是车到C站的时候,请务必告诉她一声,免得坐过站。”

    最后打电话给白山,把白玉所乘车次、车厢、到站时间一一告知,嘱咐他准时接站。

    列车启动了,白玉含笑挥着手,眼中却分明闪着泪光。

 

    我伫立在站台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静静地目送着列车远去……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