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亮的心事

花前漫步,轻声问月,心事飘逸

 
 
 

日志

 
 

中秋夜里马灯明(下)  

2010-09-03 16:54:00|  分类: 御风驰梦——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秋夜里马灯明(下) - 轻问清月 - 月亮的心事

 

中秋夜里马灯明

(下)

        晓航十分艰难地走过了由沙发到窗口的十几步路,好像经历了千山万水的跋涉。就在他推开窗子,想奋力地从这十七楼的窗口一跃而下的瞬间,他看到了远处晨曦中隐隐可见的一群山峰,他的心“咯噔”一下子,人就凝固在了窗前。

    那是多么熟悉的一片山峦啊。那里有他魂牵梦萦的故乡,那里有他一奶同胞的哥哥,那里更有他牵肠挂肚如今偏瘫在床的白发亲娘啊!

    “不,我不能就这么打发自己。”晓航喃喃着,被烫着似的抽回了扶着窗口的双手,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顿时一个强烈的念头涌上心头:“回家,回家看看娘,也给老爹扫扫墓。”

    晓航好像被注射了一针强心剂一般,回身抓起车钥匙,噔、噔、噔地冲进电梯,到得楼下驾起车发疯似地驶向高速公路……

 

    还未到中午,风尘仆仆的晓航就抢进了家门。晓航站在院中略稳了稳神,才勉强地把一付轻松的表情堆到了脸上。说也凑巧,被金融危机闹昏了头的晓航连时令都忘了,今天却歪打正着,回来恰好赶上是中秋节。

    哥哥嫂子见晓航回来了,赶忙笑盈盈地张罗午饭去了。被扶坐起来的老娘看着满眼血丝,形容憔悴的儿子,心疼地伸出干柴一般的手指抚摸着儿子眼窝深陷的脸颊,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二小子回来好,二小子回来好”。

    晓航也紧紧地攥着娘的手,感觉一股暖流顺着娘的手指涓涓地流入自己干涸的心田,心开始温润……

 浅色豪华边框 - 芳芷香惠 - 芳芷香蕙欢迎你浅色豪华边框 - 芳芷香惠 - 芳芷香蕙欢迎你

    太阳落山好一会儿了,晚霞也渐渐地褪去了色彩,夜幕就趁机一层一层地裹严了这依山而建的小村落。

    中秋月还没有升起,晚饭就已经摆上桌了。晓航小心翼翼地把半边身子不灵便的母亲扶坐在椅子上,哥哥在摆碗筷、开酒瓶,嫂子还在厨房里忙和着。好久没有回家过中秋节的晓航望着消瘦的母亲和仅大自己两岁却比自己苍老许多的哥哥,一丝愧疚悄悄地爬上心头,暗想今天一定好好陪娘和哥吃顿饭。

    谁想到刚举起酒杯祝福母亲的话还没说出口,灯熄灭了。

    “该死的电,早不停晚不停,但在俺二小子回来吃饭的时候停。”母亲低声地抱怨着。

    “娘,没事,咱有这个,不耽误兄弟吃饭。”哥哥说着,点亮一盏马灯提过来放在桌上。

    这马灯的光亮比起点灯来那是差得太多了,可是正如哥哥所说,不耽误吃饭的。

    晓航很快就适应了马灯这暗淡的光亮,于是笑着说:“娘,这灯可是咱家的传家宝啊。”娘也笑了。于是大家就你一言我一语地聊起了这盏马灯。

    没错,这马灯确实够得上是“传家宝”级的物件。记得当年父亲是生产队里的饲养员,那时候村里还没有通电,为了方便夜间起来给牛马加草料,生产队给父亲配了这盏气死风的马灯。到了晚上,爹在马灯下编斗笠,娘在马灯下纳鞋底,晓航跟哥哥在马灯下看书写作业。当时为拥有这盏马灯,晓航和哥哥赚足了小伙伴们羡慕的眼光——小伙伴家里点的都是萤火虫一般的小油灯,相比之下这马灯简直就是明星,那个自豪啊。

    一家人边吃饭,边聊天,其乐融融。晓航与哥哥划拳行令,大声的吆喝,嫂子也偶尔地凑凑热闹,这酒喝得痛快。晓航觉得许多年没有这么畅快无忌地喝酒了。母亲不怎么说话,只是笑盈盈地看着他们哥俩儿嬉闹。

    睡觉时,嫂子给晓航抱来了翻新的被褥,软软的、暖暖的,还有一股淡淡的肥皂的清香味。晓航就睡在母亲的身边,好像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十几年了,晓航第一次惊奇地感悟到原来生活也可以这么安然踏实。

 

    第二天早饭后,晓航辞别了母亲和哥嫂要回去——他必须装作像以前那样很忙的样子,不想让娘和哥哥看出破绽,不想让至亲至爱的亲人为自己担心。

    母亲在嫂子的扶助下依依不舍地坐在门前,眼巴巴地看着他。哥哥抱着一个小盒子送他到车前,在他的车子将要启动的时候,把那个小盒子放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并叮嘱他一定要等回到家再看。然后关上车门,嘱咐着:“走吧,路上慢点。”

    晓航嘴里答应着,心里却忍不住好奇,想早一点知道哥哥给的小盒子里装了什么东西还要回家再看。所以车子一驶出村子,就迫不及待地停靠在路边,打开了哥哥送的小盒子。

    盒子里最上面是一张字条,哥哥的笔迹:

    二弟,你昨天下午在爹坟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你现在的难处我也知道了。可是哥哥没有多少文化,也说不出多少大道理劝说你。昨天晚上那电闸是我故意让你嫂子拉下来的,我就是想告诉你:电灯确实是亮堂,可是没有它,马灯照样可以照着咱们高高兴兴的吃饭。

    二弟,别泄气,电停了早晚还会再来的。希望明年中秋节,你还能让咱娘笑着过。

    晓航把字条紧紧地攥在手里,好像生怕被别人抢去似的,只觉得热血在一个劲儿地往上涌。

    再往盒子里看就是那盏马灯了。马灯下面是几沓钞票,有几沓一百元的,几沓五十元的,还有一沓里面有十元的、有五元的、甚至还有一元的零钞。晓航知道这些钱相对于他的欠款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但是这不仅是哥哥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全部积蓄,甚至把准备给小侄子买鞋的钱都拿出来了啊。

    看着看着,这个十几年来再难再苦都不曾流过一滴眼泪的男子汉,此时已泪流满面。

    于此同时,对明天的希望之火也在晓航的心中熊熊地燃烧起来。

浅色豪华边框 - 芳芷香惠 - 芳芷香蕙欢迎你浅色豪华边框 - 芳芷香惠 - 芳芷香蕙欢迎你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